首頁熱點娛樂體育科技教育歷史文化生活汽車房產健康旅游育兒時尚星座

中國第一高樓封頂 神秘主人身家曾一天縮水800億

2015-09-15    來源:中新網    編輯:今日南寧

   中國城市天際線的紀錄在天津被刷新,人們驚嘆于天津高銀117大廈600米高聳入云的高度,但少有人知道,這棟高樓背后神秘主人奇幻的香港股市之旅,以及他令人咋舌的人生目標。

  劉詩洋 2015/09/14 13:38 | 評論(47)A+

 

  圖片來源:網絡

  9月8日,伴隨著最后一車混凝土泵送出管,天津高銀117大廈主塔樓核心筒平頂工作完成,這座中國第一高的摩天樓,主體結構高度最終定格在驚人的596.5米。在全球已完工建筑里,高度僅次于迪拜的哈利法塔(828米)。

  耗時7年,這座摩天樓的主人、高銀集團董事長潘蘇通,戴著安全帽在眾人簇擁下,終于迎來了自己人生的巔峰時刻。

  在房地產界,打造了中國第一高樓的潘蘇通和他旗下的高銀地產此前幾乎籍籍無名。在造就中國第一高樓之前,這位來自廣東韶關的富豪最為出名的故事是,他的個人財富在一天內縮水了800多億港元(約合657.44多億元人民幣)。

  作為高銀集團的董事長,潘蘇通控制著兩家香港上市公司:高銀地產(00283.HK)和高銀金融(00530.HK)。令人費解的是,高銀地產成立至今,僅在天津開發一個名為“高銀天下”的地產項目。但這家神秘公司的市值一度高達1056億港元(約合867.82億元人民幣)。這個市值甚至超過了恒大、龍湖等大開發商,幾乎能排進中國上市房企市值前十名。

  在巔峰期,高銀地產和高銀金融的總市值非常驚人。這兩家上市公司總市值從去年夏天的300億港元,突然暴漲到今年5月的3000億港元(約合2465.4億元人民幣),市盈率超過300倍。

  隨后是股價的暴跌。這個股市神話在5月21日的下午徹底幻滅。高銀金融市值減少921億港元(約合756.88億元人民幣),高銀地產下跌356億港元(約合292.56億元人民幣)。潘蘇通持有這兩家公司大約2/3的股份,這意味著他的個人財富在這天下午就縮水800多億港元(約合657.44多億元人民幣)。在《福布斯》(Forbes)實時更新的富豪榜上,他的排名轉瞬就從第21名滑落至66名。

  在高銀系下跌前一天,同樣來自廣東的超級富豪李河君也經歷的近乎相同的劇情。5月20日,李河君持股近75%的漢能薄膜發電(Hanergy Thin Film Power Group)股價狂跌47%,市值蒸發近190億美元。在市值暴跌之前,這家公司幾乎已成為全球市值最大的太陽能公司。今年3月份,《福布斯》雜志將李河君推至中國內地富豪榜榜首位,當時其身家估計已超過310億美元。

  在過去幾年間這兩位廣東商人財富的暴漲路徑幾乎完全相同。漢能薄膜發電的股價在過去兩年間飆漲約600%,而在股價暴跌之前,潘蘇通的個人財富與李河君相差無幾,在上一輪股市大漲的洪流中,潘蘇通的個人財富增長了35倍之多。潘蘇通旗下的高銀金融恰巧也是漢能薄膜的財務顧問。

  但與李河君眼下的遭遇不同,潘蘇通似乎對于股價下跌顯得更“超脫”些。在5月份回應彭博社關于股價暴跌的問題時,潘蘇通稱,“一個真正的富人不會每天數他有多少錢,把我的名字從富豪榜上拿下來,這樣更好。”

  現年52歲的潘蘇通出生于廣東韶關。兒時他一直跟著奶奶生活,直到13歲時奶奶因癌癥去世。1976年,他被家人送往美國加利福尼亞,由繼祖母撫養。隨后他從那里的中學輟學,并在1980年代返回國內,成為一名司機,給韶關組織部的一名官員開車。

  他并不安心只做一個司機。和那個年代很多廣東人一樣,他開始經商——從國外大量進口零件到國內來組裝,再掛靠在某個國際品牌商進行銷售。到1993年,憑借一筆貸款,潘蘇通才在香港成立了其人生第一家公司,松日集團,一家主要代工生產彩電和音響的公司。

  松日電器后來因其生產的MN3720型號卡拉OK電視顯示器獲得成功,這款產品一度占據全中國市場90%的份額。初嘗成功的潘蘇通也在當時玩起來非常時髦的足球,他創辦了松日足球俱樂部,但這支球隊在隨后的6年間多次經歷升降級,終于在2000年淪為乙級后解散。

  足球的失利并未影響這位富豪在商業領域的成功。2002年,潘蘇通首次進軍香港股市,收購了英皇科技資訊有限公司,并將之易名為松日通訊控股有限公司。這家公司隨后于2008年11月更名為高銀地產。而在那一年底,潘蘇通還發起收購了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廣益國際,那便是后來高銀金融(集團)有限公司的前身。眼下這兩家香港上市公司構成了潘蘇通的主要資產。

  高銀地產最核心資產是位于天津濱海的一個房地產項目——高銀天下。2007年2月,高銀地產前身松日控股與天津海泰控股集團簽訂土地收購協議,以20.26億元買下了這塊位于天津西青區、濱海高新區中心的土地。

  高銀天下項目包括117層的中國第一高樓(高銀117大廈)、12座塔樓公寓、33座獨棟大宅(每座獨棟大宅都配有自己的網球場),以及天津環亞馬球會。這幾乎匯聚了潘蘇通所癡迷的一切東西的巔峰之作:地產、馬術、葡萄酒和奢華的生活方式。

  與眼下備受關注的第一高樓高銀117大廈相比,住宅部分“富國高銀”項目更為神秘。這個項目據稱包括法蘭西和意大利風情的獨棟豪宅、公寓及聯排別墅,豪華別墅的最大面積竟然達2237平方米。

  這個項目圍繞著天津環亞馬球會而建,樓盤配套設施和服務,還包括一個紅酒博物館、業主可以進入騎術學校學習、以及一群“熟習各種皇室禮儀”的英國管家提供的服務。

  天津環亞國際馬球會則是潘蘇通最愛的資產之一,它也是“高銀天下”項目的一部分。該項目占地89萬平方米,設有國際馬球會會所、擁有167間客房的豪華酒店和兩個國際級標準馬球場,目前這是中國最大的馬球會了。

  馬是潘蘇通的最愛,過去3年,高銀每年都冠名贊助了在英國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舉辦的慈善馬球比賽,每一次英國的威廉王子和亨利王子都參加。

  但高銀天下這塊地并不是一塊適合豪宅開發的寶地。富國高銀位于天津市區西南部,那里是濱海高新區的所在地,在國家規劃設立產業新區之前,這里長期被工廠和荒地包圍。地方政府此前曾寄希望于高銀天下項目能在這塊區域建造一片新城,在這個項目的營銷視頻中,天津市副市長宗國英曾說“該樓盤將讓這個城市登上世界版圖”。

  不過眼下,“這個世界版圖的重要一部分”平日里人煙稀少。除了當地的農民和在產業園上班的白領,幾乎沒有什么人氣,這些人顯然也不是富國高銀的銷售對象。

  這個項目在過去幾年內也幾乎沒賣出幾套房子。高銀地產也極少對該樓盤進行宣傳,界面新聞記者查詢到的天津房管局銷售備案記錄中,截至2015年9月,這個項目僅售出12套住宅,總成交金額約為1.2億元。除了在2013年9月成交的8套住宅之外,富國高銀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實際只賣出了4套房子。

  目前這個項目仍有631套房源待售,多年來其銷售均價一直維持在4萬元/平方米左右,即使是在天津繁華的市中心,單價超過4萬元的項目也屈指可數。不過盡管銷售困難,這個項目卻從未降價,這個項目甚至不熱衷于對外銷售,他們過去幾年在天津極少對外發布廣告,一般購房者甚至連這個項目的名字也沒聽過。

  旗下唯一的房地產項目銷售緩慢,也讓高銀地產的業績看上去很一般。2015年一季報顯示,截至3月31日,公司營業額為5.69億港元(約合4.68億元人民幣),這比2014年同期的27.93億港元減少了80%。其應付賬款高達71億港元(約合58.35億元人民幣),而手持現金僅1532萬港元(約合1259萬元人民幣),資金缺口高達70億港元(約合57.53億元人民幣)。

  按照高銀地產9月11日7.7港元的收盤價算,現在這家曾經千億市值的地產公司,總市值已跌到274億港元(約合225.17億元人民幣)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潘蘇通和他的高銀地產看起來并不擔心。為了解決問題,高銀地產在年報中聲稱公司在調整收入路徑,物業銷售眼下是這家公司重要的資金獲取來源,年報顯示,2015年物業銷售占高銀地產當期總營業額的83%,而在2014年同期,這個比例甚至達到了96%。

  股價暴跌后,李河君和他的漢能薄膜被視為香港股市的晦澀代表。在這個交易所里,無數小公司通過改名換姓而勃發生機,在新的經營者手里持續經歷財富的飆升與滑落。

  同樣來自廣州的潘蘇通還在延續著這類故事,他依靠玩轉資本市場的能力積累財富,并通過奢華的生活方式躋身上流社會——在澳洲擁有馬場,在法國擁有葡萄酒莊園,超級富豪潘蘇通眼下又成了中國第一高樓的主人。

  這位“真正的富人”喜歡用各種高端奢侈品展示出其“真正的財富”。他甚至在今年創辦了一份奢侈品雜志,不怎么謙虛地用自己的姓氏命名為《朗潘》。這份雜志讓人們得以一窺他的人生動力。雜志總共有176頁,光亮的頁面上印刷著關于禮儀、白馬莊園葡萄酒(Cheval Blanc)品酒活動的特寫文章,以及對“酒語者”和鐘表匠的采訪。其中一篇文章稱商務機已不再是地位的象征,而是“必需品”。

  這位富豪如今越來越看重這間公司帶給自己的個人成就,他對于高銀天下項目充滿著驕傲和自豪——覺得自己并不是在做房地產開發,而是在建造一座城市。

  “這是一個藝術品,我希望它經久不衰。想象一下300年或者400年后,人們會問這是誰建造的?而他們將會知道,是潘蘇通建造的。”這位今年大起大落的神秘富豪,曾經對英國《金融時報》記者說,自己人生目標是他對中國最富裕人群的影響力代代延續下去,就像他的得獎賽馬延續自己的優良血統一樣。


最新文章
編輯推薦
Copyright © 2017 今日南寧網 www.gprrnl.tw All Rights Reserved 專題網站地圖 關于我們
体育彩票销售额